燚姯

嗯……

雷安


设定开篇。

来到这里的人目的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吸血鬼王的心头血,据说是让你百毒不侵。

那心头血被人称为“无”。

而每代吸血鬼王的替换,就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打败现任的鬼王,在现任鬼王死去的时候会有一颗血珠,那就是“无”

如果你是吸血鬼,吞下它,你就是现任鬼王。也可以让自己变成人类。

如果你是人类那你可以选择成为吸血鬼王,也可以拿它去治病,但,一切都取决于你的决定。

而鬼王是唯一一个不怕阳光的吸血鬼,至于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无”吧~
但谁又知道呢?

设定结束,以下正文。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安迷修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现在是晚上11:45。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只有街道两旁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

这座城市非常出名,但出名的不是城市的经济,而是这里一年一度的“吸血鬼盛行”而下文出现的吸血鬼王只在这个城市出现过。

没有人愿意被吸血鬼吸干血,所以都躲了起来。

安迷修身为吸血鬼猎人要和同伴去狩猎,这a区就是安迷修负责的区域(注:因为还有很多其他外地猎人在,所以一个区两个人,或几个,而安迷修表示自己可以一个人,所以被分在一个较小的区域),当然也有从全国各地来的精英猎人他们不属于任何组织。

只不过今年有些怪异。

“奇怪……”往年的吸血鬼只要一到这个时候都是没几步就有一大堆,怎么打都打不完。今年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遇到半只?安迷修不禁皱了皱眉头,直觉告诉他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这干晃悠也不行,安迷修索性转身回总部,他得把这件事告诉凯莉。

就在安迷修转过身时,对面街道闪过几道雷光,随之而来的是非常强烈的气流以及爆炸声。

安迷修心底大叫不好,立马纵身向对面街道奔去。

在安迷修到达时,只有一个大坑,以及正中央被烤的焦黑的尸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具尸体是一个外地的精英猎人。

安迷修走进尸体观察了一番,发现这具尸体除了被烤焦了以外并没有其他至于致命的伤痕,从而可以断定发招者只用了一招。

这让安迷修陷入了沉思:这些精英猎人各个实力不非,平常也不会相互撕杀,能一招秒杀他们的人实力一定……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思考完就被后背突如其来的危险感打断了思绪。

身后一道雷光直线向自己劈来。

“要命……”

说话间安迷修一个飞身躲过,转过身子后立刻掏出凝晶流炎向对方砍去,但不及对方速度,只勉强捕捉到一个残影。

“谁!出来!”安迷修厉声喝道,而回应他的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迷修始终紧绷着神经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

“………唰!……哄!……碰!……”又一道雷向自己劈来,速度却慢了很多,但毫不影响威力。

速度减了很多,安迷修很轻易的躲了过去,雷电向身后的大楼劈去。

看着顿时灰飞烟灭的五层大楼,这是安迷修自从加入凹凸组织以来第一次感到这么重的危险感。  

他必须速战速决!  

看形势敌在暗,我在明,我方不利,首先要把对方逼出来。

安迷修放下冷热流,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回想师傅说过的话:“万事不能只靠眼睛,大多得靠心去感受。”

用心………在冥冥中安迷修感受到了一个身影,就在自己背后二七八米的地方,一堵墙的后面。

看来这位不速之客很狂妄呢~敢离自己那么近。

安迷修嘴角露出一个弧度。

猛的睁开眼睛向身后冲去,而对方明明感受到了自己的动作却还一动不动的坐在原来的位置,安迷修感觉自己被低看了,不过没关系他马上就会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就在安迷修破开墙壁冲向对方时,那人也发起了攻击。

两股力量同时相撞,谁也不让谁,顿时激起一阵旋风,把周边的尘土全部吹了起来,弥漫在街道上。

烟雾本身就浓再加上现在是晚上安迷修的视线范围很小,只能勉强看的对方的影子,安迷修感觉自己体力不支,只好运足力气将对方推出去,单是这一个动作安迷修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要废了。

在推开的同时烟雾被所产生的风给吹开了一点,不知是离的近还是因为那灼人的红色安迷修清楚的看到了对方胸口处被固定在披风领口上的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红色的珠子。

安迷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鬼……鬼王?”

自己上次也和鬼王打过,鬼王对安迷修来说不算太强,但麻烦的是他的吸血鬼大军,而且这只鬼王不是上次的那只,实力也比上次的那只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如果再加上他的吸血鬼大军………安迷修不敢想象自己的后果将是什么样子。

烟雾还没散去,而吸血鬼的灵敏度不是一般人能敌的,对面就是c区,格瑞,嘉德罗斯和金掌管的区域………

只能找他们帮忙了!

想到这里 ,安迷修也没什么好犹豫得了,先想办法到c区,可是要怎样做呢?

突然,安迷修看到了大蒜水池(这里的居民会在吸血鬼来的前一天把所有有水的地方全加入很多的大蒜汁),或许可以试试……

烟雾已经散去了很多,对方在左边的大楼顶上,大蒜池在自己后面偏右被一个告示牌挡着。

得想办法牵制住对方,那些大楼可以利用一下。

迫不得已,对不起了!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冷热流向左边冲去,目标不是鬼王。但不能让他察觉到,所以先假装向他冲去,等接近了再把目标转向大楼。

安迷修这样想着也照做了,刚刚散开烟雾的街道顿时又重新被烟雾所霸占。鬼王被埋在了碎渣里,所争取的时间并不长,但已经足够了。

在安迷修以最快的时间到达水池旁,于此同时,大楼碎渣里破出一道雷,对方也出来了,而产生的气流把烟给全部吹开。

在那一瞬间安迷修把水池里的水泼向对方,并转身奔向c区,就在还剩下3米时,突然,水池旁的告示牌从自己的头上飞过去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别着急走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乐子。”
放荡不堪的声音……等等!怎么那么像之前的……

“雷狮?”安迷修小声的试探了一句。
“原来骑士大人还记得我啊?”

待来人越过告示牌来到自己前面,紫色的眼睛,带着星星图案的头巾还有那放荡不堪的性格。

绝对是他!

视线往下移看到雷狮嘴角外露的尖牙,吸血鬼的标志。这使安迷修非常生气。

“恶党!你知不知道法律规定严禁变成吸血鬼!你这是在犯法!你知不知道!”安迷修对着雷狮怒吼道,就差没上去照着雷狮的脸给他一击破颜拳。

而雷狮却漠不关心的答道:“法律禁止?那有个屁用,每年不都还有很多人变成吸血鬼吗?这你怎么解释?”雷狮看着安迷修,如同看一个智障的眼神。

“你!……”安迷修气的想反驳,但又一时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语言。

雷狮挑眉,向安迷修走进了几步,而安迷修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就这样一个前进,一个后退,直到自己背贴着墙壁,雷狮还是没有停下来。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雷狮,安迷修忍无可忍。

“你到底要干嘛?”

“不干嘛。”

待还有不到一步的距离时来人终于停了下来,慢慢地把头低下来,安迷修也把头低下去,雷狮一只手把安迷修的退路封住,一只手则抬起他的下巴。

安迷修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你……放开我”目光左右闪躲,尽量不和雷狮对视。

雷狮:笑容加大“喂,傻逼骑士,你知道老子为什么要成为吸血鬼吗?猜猜看,猜对了我就放你走。”

“你怎么可能这么好!你不就是为了权力吗?这有什么好猜的!”安迷修不假思索的回话,带着一丝丝不快。

“你确定?”这回到雷狮质问安迷修了。

“要不然呢?”安迷修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呵~”轻笑了一声松开了安迷修“那好吧,我告诉你,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安迷修一怔。

这算什么?在线等,急!

安迷修很显然槽了,呆呆的站在哪里。仿佛在玩一二三木头人。

“怎么?这就槽了?”雷狮盯着安迷修,安迷修在玩一二三木头人,就这样场面僵持了下去。

雷狮:“………”

安迷修:“………”

“额……”安迷修率先打破了沉寂“你说为了我,但你为什么要变成吸血鬼?”

“呵……傻逼果然是傻逼……”雷狮轻哼了一下“听好了,我这么做是为了当上鬼王,而至于为什么要当鬼王就因为你是血猎!”

“那为什么我是血猎,你就要当吸血鬼呢?”
你存心和我对着干是不?!=_=

“哎~”-_-#“好吧我就直说吧,因为血猎是有一定风险的,而有个傻逼不顾一切也要做到底,偏偏我呢,喜欢他,所以我就去当鬼王了,我一声令下,谁敢不听我的?”

『小燚:“我好像有点同情吸血鬼们了”安迷修:“同感……”』

安迷修表示无语……“你再厉害也只能是撑的了一时,撑不了一世!”

这个人没救了……

雷:“还有卡米尔他们啊。”

安:“那也不行……”

雷:“哎~管他的,干脆直接就灭了他们。”

安:你行,你厉害。

(吸血鬼们:我们有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讲)

“对了,恶党,你说的他到底是谁啊?”安迷修好像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啊?是一个恶心帅,喜欢帮助鶸,品味超差,人呢~长的还行,我估计这辈子也只有我要他了………”雷狮开始了长篇大论,并转身走向安迷修的总部的方向。

安迷修紧跟着雷狮和他一起并肩走着。

现在已经到了破晓时分,刚出的朝阳光照射在两人的身上,为两人镀上一层金光,虽然两人是对立关系,但画面却分外和谐。

感谢观看!